着色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着色剂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2011年一篇没有完成的报道

发布时间:2020-10-17 02:29:23 阅读: 来源:着色剂厂家

2011年 一篇没有完成的报道

对于多数职业而言,时间是以“周”为计算单位的,星期一到星期天在一年间周而复始50多个来回。对于记者而言,时间是以采访为计算单位的,大大小小的采访一个紧挨着一个。  因此,一个采访如果最终没有落实到媒体的文字、声音或图像上,就意味着一段时间悄悄溜走了。  采访了却为何没有最终开花结果,各种原因都有,媒体同业们也常常遇到。2011年7月,我和报社同事也经历一回。  2011年6月30日,京沪高速铁路开通运营,总长1318公里,总投资超过2000亿元,修建时间持续3年,成为新中国成立以来一次建设里程最长、投资最大、标准最高的高速铁路。  这几乎是所有媒体追逐的新闻。京沪高铁的运行速度、舒适程度、车票售价统统成为焦点。照例,大家报道的重点放在了高铁给各个城市带来的人流、物流、信息流上。在同题的竞争下,重复同行类似的报道,最多也就凑合“三流”稿件。  相同的京沪高铁的报道如何能和其他媒体不一样,有一个点,普遍认为,铁路虽然运行时间略长,但是火车站往往在城市中心,往返火车站的时间大大小于往返机场的时间,所以较之航空更加便捷。然而,不可忽视的实际情况是,京沪高铁所停靠的火车站不再是中心城区的老火车站,而往往是专门新建的,跟机场类似,很多位于郊区。这种情况从2009年开通的武广高铁就可见一斑,始发站武汉站远离市区,交通不便,乘客叫苦不迭。开通半年时间后,《武汉晚报》还在反映高铁乘客的交通困难,报道中有句调侃很生动:“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要用它来寻找传说中的公交。”  京沪高铁的速度是快了,但是乘客从火车站到城区的家或单位是不是真的方便还是疑问。当然,这不仅是铁路部门的工作,更涉及到城市的区域规划、产业布局、公共交通。  7月20日,我和同事登上京沪高铁,避开上海、南京等大城市,选择了曲阜、镇江等中小城市和旅游城市,因为这些城市的火车站无一不是远离中心城区。如果衔接的交通不便,难以想象人生地不熟的外地游客如何应对。  马不停蹄辗转于几座城市的火车站和城市中心区,采访乘客、列车员、火车站和公交车站工作人员、出租车司机、火车站附近餐厅的服务员……  7月24日上午,结束在曲阜火车站的采访准备返京,手机上意想不到的新闻让人愕然,两列动车追尾。不久,总编打来电话,他再次确认自己正在采访高铁的记者是在京沪线上而不是在甬温线上。从中不难想象,如果恰恰有人登上了那两列追尾的列车而失去联系,亲朋是何种心情。  回京后,按照既定的采访计划,电话采访几座城市的相关部门,联系城市、旅游、交通等领域的专家。然而,“7?23”之后,对于高速铁路,所有的关注投向了事故,投向了救援,投向了责任认定。安全,还是安全,人们对于高速铁路的关注从速度齐刷刷地转向了安全。  的确,在关系生命的安全面前,火车站的选址、与城市的交通衔接等都成了次要问题。关于京沪高铁火车站与城市关系的采访也被事故所打断。  有些受访者觉得,在那个时间节点,再谈高铁与城市的关系未免不合时宜,因此回绝采访。有些受访者可能有所顾虑,当时铁路部门对动车事故的救援与调查全力以赴心急火燎,再去分析分析高铁的线路与火车站选址,恐怕会触碰铁路部门本已很敏感的神经,因此以各种理由婉拒。  只有一线采访素材,但没有专家进行理论化的归纳和分析,这样的新闻报道显然缺项,因此不得不搁置下来。  新闻稿件是最不保鲜的东西。2011年8月16日,京沪高铁调图;8月28日,京沪高铁再次调图;12月12日,京沪高铁又一次调图……京沪高铁的列车时刻表变了又变。  这次采访最终没有在报纸上印成铅字,成为了那个酷暑夏天中的遗憾。如今,也只能寥寥数语回忆当时采访的一些直观感受。  第一,京沪高铁的火车站与以往印象中的火车站早已不可同日而语。  因为在深夜并没有列车经过,所以包括镇江南站在内的火车站已经不是完全的24小时工作了。等到晚上10点多,最后一趟列车经过后,不少工作人员就可以下班。  列车站内停靠两三分钟,上下车和地铁类似。站台上也没有了售卖食品的小推车。  第二,火车站硬件设施普遍不错,因为乘客数量有限,所以火车站内保持安静的环境。乘客在火车站停留时间缩短,如果没有列车经过,站台上几乎看不到乘客。火车站周边快餐店等生意很一般,配套商业设施也仍在建设中。  第三,几个火车站的交通基本满足需求。曲阜东站,出租车司机不愿意打表计费,但公交车方便,还有摆渡到城区的中巴车;苏州北站,出租车司机不太愿意大老远空驶到火车站,但送客到火车站的出租车停留后可以平衡接站的需要,公共交通服务很到位,工作人员说,即使夜晚最后一趟列车到达后没有了出租车,他们也有预案想办法送走最后一名乘客;镇江南站,距离出站口不远就有长途汽车站,前往扬州等地很方便,但由于火车站附近的工作人员口音较重,所以问路有些障碍。  第四,无论铁路部门还是城市交通部门,基层工作人员很辛苦。苏州北站出站口,工作人员耐心地给乘客讲解乘车路线,镇江南站门前指挥车辆的工作人员在阳伞下仍然汗如雨下,他说一天需要喝上几大杯水。  2011年,尽管报道没能完成,但是高铁对城市和区域经济的带动和优化作用正在显现,铁路和火车站正在给城市的发展带来机遇与活力。2012年,我们也许会再次去采访这些城市,想必那个时候,火车站的交通会更加便捷,在原本略显荒凉的火车站周边也会产生新的建筑、新的产业和新的气象。  ①2011年7月24日,动车从上海虹桥站开往北京南站,天津籍的女列车长与下车乘客微笑道别。之前,滕州东站的几位志愿者帮助乘客搬运行李上车,但是因为停车时间短而没来得及下车,这位车长忙着和前方停靠车站联系,司乘人员的工作很辛苦。  ②作为旅游城市,苏州北站的出租车和公共汽车都很方便。苏州有4个火车站,出租车司机和旅馆工作人员说,很多乘客把京沪高铁误认为是在苏州火车站停靠而误了车。  ③曲阜东站距离老城区较远,乘坐出租车需要20分钟左右。打表收费大约需要30元,但是站前的出租车大多报价40元。  ④2011年7月,镇江南站正在修建公交设施。

alevel报考

ib班

alevel数学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