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色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着色剂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瞒天过海搂进天工集团朱小坤被指豪夺6亿财富

发布时间:2021-01-07 11:30:57 阅读: 来源:着色剂厂家

位于江苏省丹阳市后巷镇前巷村的天工国际,是当地数一数二的大企业,这家公司2008年营业收入近20亿元,资产总额达32.31亿元,在过去的好几年里,一直是丹阳的纳税大户。

而养育了天工国际的前巷村,则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江南小村庄。这里的村民通过几代人二十多年的不懈努力,用辛勤的劳动使天工国际从最初的一个村办工厂茁壮成长为一家国际化的大企业。原本,企业上市之时便是他们收获的时刻。天工集团持有天工国际2.1亿股股份,按照目前天工国际超过3元港币的股价来算,这个拥有1200多村民的小村庄本该拥有超过6亿港币市值的股票。

然而,天工国际的招股说明书却写道,由于前巷村的村民觉得朱小坤对前巷村贡献巨大,因此村委会已签署文件将天工国际母公司天工集团全部股权转让给朱小坤一家,更豁免了朱小坤近亿元的收购款。在这份法律文件生效之后,前巷村历来享有的天工国际所有股权全部消失殆尽,留下的只是一位名列胡润排行榜的富豪朱小坤。

这一切看起来都如此不合逻辑。前巷村的人真的甘愿“劫贫济富”?

没花钱就拿了股权

前巷村的村民将天工集团的大部分股权转让给朱小坤,并豁免了朱小坤巨额股权转让款,这一事项在天工国际的招股说明书中有明确的记载。

招股说明书显示:2003年5月30日,朱先生(即朱小坤,记者注)向前巷村村民委员会收购天工集团26%权益,2003年1月6日起效。2003年6月25日,朱先生与于女士(即朱小坤的夫人于玉梅,记者注)分别向前巷村居民委员会收购天工集团约63%及11%的股份。收购后,天工集团于2003年6月25日成为由朱小坤与于玉梅全资所有。于玉梅就收购天工集团的11%权益所支付的人民币1113多万元,悉数交付。

但此后,朱小坤的股权转让款并没有支付。招股说明书显示,在2006年5月28日前巷村村民代表大会上,村民“鉴于朱先生自1984年起向天工集团作出重大贡献,使天工集团在朱先生的领导下由小型企业显著成长为现时的规模,且天工集团在朱先生的领导下向前巷村作出社会福利供款,朱先生豁免支付该等对价”。这意味着朱小坤没花钱就获得了天工集团26%与63%的股权,款项分别为2916.96万元和6376.67万元,共计9293.63万元。

但是记者在赶往前巷村了解情况后发现,事实恐怕并非如此。

一位参加过两次村民委员会的村民告诉记者,2003年与2006年,前巷村确实召开过两次村民委员会,但是审议的议题与公开信息的表述大相径庭。

“2003年,朱小坤的下属严荣华(天工国际的董事、公司办公室主任)召集大家开会,当时谈的是贷款问题。”这位村民表示,“当时他说集体制企业没法在银行贷到款,银行比较愿意贷款给个人企业,因此希望大家签个名,把公司表面上转让给朱小坤董事长。当时他强调,这只是形式上的,实际上厂是集体的是大家的,这是永远也不会变的。”

据称,会议现场当即有人表示反对。有人提出来:“如果签了这个字,厂真的变成朱小坤一个人的了,我们这些签字的人就是前巷村的罪人。”

一位村民代表告诉记者:“当时绝大多数人都没有想到会出现现在的私有化局面,大家不愿意得罪村民们赖以生存的大企业,严荣华也一再强调厂永远是集体的永远是大家的,因此最后大多签了名。”

2003年6月25日,前巷村与朱小坤夫妇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将村里持有的74%股权悉数转让,并约定在此协议签订的10内受让人以货币形式一次性付清转让款。但是,此后这些转让款根本没有到位。

2006年,村委会又开了一次会。这一对前巷村村民与朱小坤都意义重大的“村民代表大会”,于2006年5月28日在村委会会议室召开,当时有村民代表26人到场。会议通过了前述招股说明书所显示的转让方案。

记者辗转获得了这份重要的决议内容,从决议中可以看出朱小坤获得股权的很多情况。决议显示,2002年底,后巷镇政府对天工集团的产权做了界定,将天工集团26%的股权界定为朱小坤所有,但由于产权界定存在不尽完善之处,镇政府让朱小坤支付天工集团26%股权对价,即2916.96万元。另一方面,这一决议调整了天工集团剩余74%股权转让的对价,将2003年时转让给朱小坤、于玉梅时定下的6826.21与1191.87万元,调低至6376.67万元与1113多万元。值得注意的是,2003年至2006年,天工集团的规模不断壮大,截至2006年底,公司的所有者权益已达到5.44亿元,对应的74%权益应该远不止这个数字。而且就在次年夏天天工国际即在香港联交所上市,资产再一次成倍增长,应该已在当时可预见的范围之内。

更为重要的是,正是这一份决议豁免了朱小坤支付89%股权对价的义务。

决议提出豁免朱小坤支付对价义务有4个原因,其一是他将天工集团的前身前巷村村办厂扭亏为盈;其二是他带给天工集团巨大的发展;其三是在他的领导下,天工集团为村里做了铺路、绿化等很多好事;其四是他承诺,天工集团今年每年给村里不少于300万元的经济支持。

“其实,只要仔细推敲一下就会发现,这些条款中的逻辑是有问题的。”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相关专家告诉记者,“天工集团作为前巷村集体所有制企业,不断地给村里铺路修桥那是企业回馈股东的行为,与朱小坤是没有关系的。而他承诺今后天工集团对村里给予经济支持,那也是天工集团与村民之间的行为。朱小坤一家等于只付出了1000多万元,就将当时已经资产数亿的企业据为己有了。”

“这就好比帮别人养鸡,不能因为给了主人几个鸡蛋,就连鸡都不还给人家了。”

另外,这份决议还显示,当时于玉梅也没有按规定时间付清转让款,直到此次会议召开,于玉梅支付了1000万元,还需要支付剩余的113万多元及利息17万多元。

村民代表说不知情

整个事件的关键在于村民代表可能并不知情。

有村民向记者介绍:“签字的时候,我们并没有看过这份文件。我们都是签在一张白纸上的。”他回忆道,当时严荣华对村民们说,上一次签字的文件不合规范,让大家再签一次名,签名完了之后,天工集团将保证每年给村里补贴300万元。所以,当时并没有人知道签署这份文件,等于是豁免了朱小坤的股权转让款。

记者闻之倍感惊讶,随即便联系到数位当时签字的村民。这些村民对于两次会议的记忆各有不同,而且差异不小,但是他们却都承认了同样一个情况,即他们从没有看过自己签署的文件,也不知道自己的签字,意味着授权朱小坤无偿获得天工国际的大部分股权。

而且,这一点从会议决议也能看出端倪。此次会议的决议分为三页,其中两页是正文,第三页是村民的签字页,该页明文标注着“此页无正文”,因此从实际操作来说,村民确实是签在了没有文件内容的空白纸上。

在得到村民的签名后,天工集团很快获得了丹阳市政府的改制批示,完成了集团改制工作。

情况了解至此,记者走访了天工国际,虽然记者几次表达了采访朱小坤的想法,但是最终还是由严荣华接待了记者。对于改制的问题,严荣华强调协议的合法性,所有的一切都经过了律师认定和联交所的认可,细节可以去问相关律师。

对于改制原因,严荣华则向记者表示:“是丹阳市政府要求彻底改制,刚开始我们的改制是朱小坤占部分股份,但是政府还嫌我们的改制不彻底,因此我们才继续进行改制。”

由于当时经手天工国际改制问题的丹阳市体改委已经并入市发改委,因此记者联系到丹阳市发改委,发改委的一位工作人员向记者介绍,按照惯例,集体企业的改制一般走的是中介把关、政府审核的程序。从理论上来说,集体制企业所有权不在国家,因此政府只能确认是否合规,一般不会直接主导。

更重要的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以及《江苏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办法》,天工集团的改制并不算合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19条规定,涉及村集体经济所得收益的使用,村集体经济项目的立项、承包方案及村公益事业的设计承包方案等重大事项,村民委员会必须提请村民会议讨论决定,方可办理。

而前巷村召开的这两次会议,既不是村委会也不是村民会议,是所谓的村民代表会议。根据《江苏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办法》的第13条,人数较多或者居住分散的村,可以设立村民代表会议。村民会议可以根据需要,授予村民代表会议行使村民会议的职权。村民代表会议由村民委员会召集,村民代表、村民委员会成员、村民小组组长共同组成村民代表会议。

但是作为村民代表会议,关于天工国际改制的这两次会议都不规范。根据江苏省办法,村民代表会议首先需要村民大会的授权,村民委员会应当在村民代表会议召开三天前公布会议议程,并书面通知村民代表。村民代表应当在会前就有关事项广泛征求村民的意见和建议。但是记者在当地随即询问村民时发现,被询问的村民都说没有开过村民大会,也没有看到过公布的村民代表会议议程。

而且根据办法,“涉及本村村民利益和村民普遍关心的事项及村民会议、村民代表会议认为应当公开的其他事项,村委会应当公开公布事项。”但是一些村民则向记者表示,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他们并不知道天工集团已经易主。

“我们此前一直都不知道天工国际已经变成了朱小坤的私人财产。虽然股权转让协议早在2003年已经签订了,到了2006年所有的协议都已经生效,但实际上我们很晚才知道这个事情。”一位村民告诉记者。

“虽然2007年天工国际在香港上市,招股说明书明确地指出天工集团的全部股权归属于朱小坤夫妇,但直到那时我们还是不知道此事。”这位村民告诉记者,“香港上市的文件,村里是不会有人去找来看的。村里人是在一个非常偶然的情况下才知道这个事情的。”

他告诉记者:“2007年胡润百富榜出炉,朱小坤上榜,村里人这才觉得有些奇怪,不明白他怎么会这么有钱。有好事者打电话去胡润问情况,一问才知道天工集团的股权已经归属朱小坤一家。”

这个消息一经公布便在前巷村炸开了锅。自那时起,开始有村民不断向各级机关反映问题,这也已经引起天工集团方面的关注。

“包括天工集团等各方面的人最近都来找我谈过话。”一位坚称自己从来没有签过字的村民代表向记者表示,“很多方面的人都希望我承认我签过这个字,但是我不能认。”

能给子孙留下什么

前巷村是丹阳市后巷镇的一个小村庄。长久以来,这里的百姓依靠江南肥沃的土地,一直过着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日子。1984年,村民委员会成立了丹阳县后巷电视天线厂,从事电视天线生产,就因为这个厂,电视天线一度成为丹阳当地小有名气的一项产业。此后朱小坤转战工具行业,并最终建立起天工集团。

众所周知,苏南经济模式曾一度以其集体所有制的经济发展方式而闻名于世,而天工集团也正是集体所有制下的产物。虽然丹阳有诸多集体所有制企业,而且很多企业都有相当不错的发展,但是朱小坤的天工集团还是在其中独树一帜。记者在当地与的哥聊天的时候,的哥还对记者这样说:“前两年,丹阳的经济一直发展的不太好。当时就有坊间戏言,要想丹阳发展的好,直接叫朱小坤当市长。”

而记者在采访那些对朱小坤满腹怨气的村民们时,他们抱怨之余还不忘告诉记者,就在几年前,朱小坤在前巷村还保持着很高的威望。他们甚至提到这样一件事情:2002年,丹阳市委书记陈耀南因贪污腐败被捕,而朱小坤被要求协助调查。那时的村民很希望朱小坤能继续主持天工集团工作,为此前巷村村民还联名上书。

据介绍,天工集团在做强的同时一直在实施“反哺”村民的计划。记者在采访严荣华的时候,严荣华向记者表示,天工集团每年用于前巷村的经济支持经常不止300万元,而最近几年一直都超过这个数字,有的时候可能还会达到上千万元。

实际上,只要你是前巷村的村民,每个月都可以领到大米,煤气,家里的老人每个月有80元补助,考上大学的孩子还能获得一笔奖学金。然而,前巷村的一位居民却拉着记者,激动地对记者说:“其实前巷村的村民,日子过得还是很苦的。”记者对此一直很不解,直到遇到了一位后巷镇后巷村的普通村民。

前巷村与后巷村一巷之隔,靠得非常近,因此两个村的情况,两个村的村民都比较了解。后巷镇的这位村民告诉记者,他们的日子过得比前巷村的居民好多了。记者问,这是因为你们村有更大的村办企业吗?没想到这位村民告诉记者:“恰恰相反,我们村几乎没有什么大企业。”现在这位村民把地租给外乡人种,把房子租给外乡人,然后在当地的工厂里找了一份工作,过着安稳的生活。这位村民告诉记者,“前巷村村民的生活没我们这么自在。在过去几年间,天工集团不断地征地,因此前巷村村民的地大都没有了,收入来源少了,只靠天工集团每个月的福利,根本没法和土地的收入相比。”

“他们可能觉得天工集团是自己集体的企业吧,所以把地都给他们了,但谁知道是都给了朱小坤。”这位村民随意猜测着并越说越兴奋,“不像我们,没有这种大企业,农田全在自己手上,现在政府对耕地的保护多严格啊,根本没人敢动我们的地。据说要拿耕地,得50万元一亩,谁拿得起呢?”

记者问他为什么这么清楚前巷村的事,他意味深长地回答记者:“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实际上,可供参照的不仅有后巷村,还有紫金矿业(601899)附近的村民。同样是企业改制上市,紫金矿业的那些小村民的命运与前巷村村民大相径庭。当时的紫金矿业拿不出足够的现金实行征地移民补偿,变相硬性摊派给每个村民一份被为“同康股”的原始股,如今在紫金矿业上市之后,这些当初的“废纸”使得持股村民个个成了百万富翁、千万富翁。相比之下,前巷村那原本可以人人有份的集体资产却突然全部收归一个人,从理论上来说,除了约定每年300万的回报款,天工国际哪怕有再大的发展,也已与这些村民没有太大的关系了。

临近的几个村庄多少都知道一些前巷村有村民向有关部门反映情况的事情。吴登红是一位“著名”的前巷村村民,自己开了一个小企业,每年有些不算多但能让他丰衣足食的收入。他大概算得上是其中的中坚力量。他说着一口带着浓郁乡音的普通话,长的黝黑干瘦。如果你说他瘦,他便会告诉你,就是为了这个事情操心,所以瘦掉了几十斤。他告诉记者,为了天工集团的事情,他和别的村民曾经6次去北京。

记者此次去村里调研,见到了很多村民,不少村民都对记者提出同样一个要求,即不要透露他们的名字,在失去土地之后,天工集团的经济支持与工作岗位就是他们赖以生存的全部,他们对天工集团多少都带着一些敬畏,但只有吴登红是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其实我也被威胁过,我甚至还自己花钱抓住过威胁我的人,”吴登红告诉记者,“我的情况还不算什么,前巷村还有一户居民的房子在半夜两三点的时候,被人用推土机推倒,那是比较可怕的。”

“自从出了推倒房子事件,股权被私有化公开了之后,朱小坤的威望就再没以前那么高了。”一位村民说,“其实,村民们想得很简单,村民们只想知道为什么一夜之间集体的资产全部都没了,都变成他朱小坤一个人的了。村民们总也想给子孙后代留点东西啊。”

重庆市治疗银屑病要多少钱

在上海做人流哪个医院好

上海人流多少钱

重庆市治疗牛皮癣哪个医院比较好

南京皮肤医院:得了白癜风怎么办?别自卑,做好4件事来改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