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色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着色剂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校园女鬼之夜晚-【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0:32:23 阅读: 来源:着色剂厂家

我是在陈赫断断续续的呻吟中睡着的。当我被惨叫声惊醒时已是半夜,陈赫正表情痛苦地发出一声声凄厉的哀嚎。

“你没事吧,要不要去医院?”我打开床头灯。昏暗的灯光中,陈赫的脸色竟是苍白如纸,他灰白的嘴角不断抽搐着似乎想表达什么,可最终只是用眼睛无力地扫向床的东南角。我顺势望去,可眼前却是空空如也。

忽然,寝室的灯不知为何竟诡异地闪烁了一下。在那灯光明灭的瞬间,我竟依稀看到一团模糊的白影从我的眼前一闪而过。

我的头皮开始莫名地发麻,咽了口唾沫,轻轻地拉灭了电灯。浓重的黑暗中,陈赫的床的东南方位竟突兀地出现了一道骇人的影子,那是一个身穿紫裙的瘦削女人,背对着我,以至于我只能看到她那一头披散在腰间的阴森长发。

那个女人诡异地悬浮在陈赫的床前,居高临下,就像是在打量着一只垂死的猎物。突然,她竟向陈赫的左肋伸出了一条白蜡般的手臂,那五根枯枝般的手指竟然透体而过,隐没在了陈赫胸前的皮肤下。

那只手在陈赫体内拨弄了一阵,像是在寻找着什么东西。当她抽出那只手时,我竟发现那苍白的手掌中竟紧握着一截血淋淋的肋骨。

一声惊叫终于不受控制地冲破了我的喉咙,惊叫声中,那个女鬼竟缓缓地向我转过了头。我发现它那张脸仿佛被水泡过,皮肤臃肿而褶皱,竟膨胀得足有普通人的一倍大小。

它溃烂的嘴角抽动了两下,竟带着满身的水珠向我缓缓地飘来,那张硕大的脸几乎贴在了我的鼻尖上,一股令人作呕的潮腐味顿时熏得我几乎窒息。

仿佛大脑里一根紧绷的神经骤然断裂,我只感到大脑“嗡”的一声,便失去了知觉。

禁忌

当我清醒时,竟然已经是第二天的黄昏。我晃了晃昏沉沉的头,发现陈赫已经断了气,而在他的左肋上,竟匪夷所思地呈现着一道青紫色的淤痕,依稀是一条肋骨的形状。

向学校报告了陈赫的死亡后,我一个人心事重重地在食堂吃着晚餐。突然,我竟察觉到了一丝被人凝视的不安,猛地抬起头,发现对面座的男生正一脸凝重地望着我。

“你们昨天不是两个人吗,你朋友呢?”他看了一眼我旁边空荡荡的座位,问道。

“他……出了点意外。”我简单地回答道,对这个举止古怪的陌生人保持着警惕。

“恐怕不是意外那么简单吧?”他竟发出了一声不屑的冷笑,随后将头缓缓凑到了我的耳边,“老实说,昨晚你是不是见到了什么匪夷所思的东西?”

“你怎么知道?”我不由惊得张大了嘴。

他摆了摆手,示意我跟着他走。

我们离开食堂,来到了一处人迹罕至的树林边。他停下了脚步,转过头幽幽地问我:“你朋友是不是犯忌了?”

“犯忌,犯什么忌?”我听得一头雾水。

“你新来的吧,怎么什么都不知道?”他皱着眉头望着我。我只能尴尬地点了点头,作为一名大一新生,我的确对这所大学一无所知。

“你就没发现这所大学里的情侣少得出奇?”他问。

我情不自禁地点头表示了认同,的确,不同于其它大学情侣遍布的暧昧景象,这所大学竟显得冷冷清清,甚至很少能看到并肩而行的男女。

“知道这是为什么吗?”他看了我一眼,开始自问自答,“因为这里流传着一条可怕的禁忌——这所校园里的情侣是绝不可以分手的,否则将会发生十分可怕的事情。”

我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据我所知,昨天正是陈赫和自己相处了三个月的女友分手的日子。

“你的意思是,陈赫是由于和女友分手才……”我咽了口唾沫,难以置信地问道。

“知道你室友的女友住在哪儿吗?”他点了点头,忽然沉着脸问了一个似乎毫不相关的问题。

“知道,怎么了?”我不解地望着他。

“必须赶紧找到她。”他一脸阴沉地说道。

从他的表情我看不出半点开玩笑的意思,只得点点头带着他向着女生宿舍楼飞奔而去。

快递

在路上,我得知了他叫周桐,是大我一届的学长。

当我们赶到韩彩洁的寝室前时,两人都已是气喘吁吁。平静了一下呼吸,我敲响了面前的房门。然而等了许久,寝室内却依旧是一片死寂。

“该不会是来晚了吧?”我的心里不由泛起了隐隐的不安,周彤也是紧锁着眉头沉默不语。

“明峰,你怎么来了?”一个哽咽的女声忽然从身后传来。我忙回过头,见韩彩洁正站在身后疑惑地打量着我们。她的眼睛有些红肿,眼角还挂着未干的泪痕,看起来应该仍沉浸在失恋的痛苦当中,而在她的手中,正抱着一只一尺见方的纸盒。

“这东西哪儿来的?”周桐盯着那只纸盒,突然面色不善地问道。

“是一个姐姐给我的,说是我的快递,可上面却没有寄件人的任何信息。”韩彩洁翻看着手中的纸盒疑惑地说道,却没有注意周桐的脸已陡然变色。

“把它给我,千万别打开。”他小心翼翼地向着她伸出了右手,声音听着竟有些颤抖。

“这又不是你的东西,我为什么要给你?”韩彩洁说着竟任性地撕开了纸盒上的封条。片刻的沉寂后,一声凄厉的尖叫瞬间在寂静的走廊中回荡开来。纸盒从韩彩洁的手中滑落,里面竟滚出了一截阴森森的肋骨,上面还遍布着大量暗红色的干涸血丝。

“早叫你别开了。”周桐拧了拧眉头,沉声问道,“那个给你东西的人往哪边走了?”

韩彩洁面无血色地指了指走廊的尽头。

“追!”周桐喊了一声后便头也不回地追了出去,回过神来的我忙紧跟在他的身后。

我们一口气冲出了宿舍楼,楼外已是夜幕低垂,可苍茫的夜色中却哪里还有那个快递员的影子?

“该死,又让它逃了!”望着空空如也的夜幕,周桐咬牙切齿地说道。

天祭手机版

魔镜下载

太古封魔录手游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