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色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着色剂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做座京藏高速路附近村民雪中卖方便面20元一袋

发布时间:2021-10-15 02:39:35 阅读: 来源:着色剂厂家

京藏高速路附近村民雪中卖方便面20元一袋

24小时,归途中的人们在路上守望,或弃车徒步,相互帮衬:家,是他们心中共同的目标。

24小时,征途中的工人们在路上守望,迎风雪而攻坚,饥餐渴饮:让人们尽早地回家是他们共同的目标。

24小时,雪冷风疾,但情真血热——这一切尽在京城到延庆的归家路。

■突破隔离寻找畅通

昨天上午10点左右,京藏高速主路在西关环岛便开始分流了。

骤风、漫雪、路滑、坑深——从昌平南口到延庆县城的老路上,山道崎岖,然而使制品逐步降温定型它成了一些出京司机冒险的选择。车辆向前蠕动着,仪表盘显示它们的速度低于每小时30公里。路边不时地出现了积雪压顶的汽车,停在那里。顶上积雪数十厘米,车内空荡无人。

一护之隔,京藏高速主路上,车辆淤积,车队望不到尽头,积雪厚达数十厘米。许多车辆已经熄火。“等得都快没油了,不敢再启动了。”一位站在路边的司机说。他正和另一陌生人帮助一位同困者为其车上的电瓶充电。

一位司机无法忍受拥堵,用工具拆毁了护栏,拆毁了隔离。随后,他的吉普车,在大货车的缝隙之中,脱而出,消失在了风雪的山道之中。

“就应该临时把这些护栏和隔离打开,我们也能顺着山路调头回昌平。”同样位于货车之间,一辆小轿车司机只能“羡慕”脱吉普车司机的“大胆”。

■风雪中的一宿

下午1点30分左右,张洪(化名)和吴方(化名)在这条辅路上,和另外3个人,一边走着一边打着手势,向路上的司机求助。而他们的汽车已经留在了京藏高速主路的紧急停车带上。

张洪是前天上午和自己的妻子、姐姐开车到市里看望生病的儿子。吃完晚饭后,三人冒雨开车回延庆。逐渐地,大雨变成大雪,晚上9点,张洪的车在水关长城附近再也无法走动。

风卷着大雪冲击着车窗,张洪三人蜷缩在车里,听着外面的呼啸声,车内仪表盘显示的车外温度是-1℃。

没有热水,也没有厚衣服,张洪三人靠聊天打发时间。零点以后,轮流小睡一会儿。由于担心费油,不敢常开空调,直到车内冷得无法忍受,张洪才会再开空调。

■绝望中弃车而行

开出租车的吴方就堵在张洪汽车的侧面。清晨9点左右,前来高速救援的武警战士告诉他们,再坚持一会儿,前方的路很快就能清开。

这个消息给司机们带来希望。为了方便开车,吴方和张洪借来铁锨,铲除车上的积雪。于是,两人认识了。他们不断算计着何时才能够回家。他们的家都在延庆县城。

下午1点半,拥堵没有改变,天空又开始下雪,张洪心里有些着急,早饭和午饭都没有吃,也没有热水和保暖的衣服,如果再熬一个晚上,他没有这个自信。

吴方也着急了,他离开车子,向前走了数百米,察看了路况。这位曾经当过兵的出租车司机判定,高速的路况一时半会儿难有改观。“我敲开张洪的窗户,问他们愿不愿意弃车徒步走回延庆。”

“外面雪这么大,穿得又不多,走回去太远。”张洪开始并不想走,但想到车上吃喝全无,油料不足,他和爱人、姐姐一商量,决定跟吴方搭帮一起走。

■“为了女人,我们走,你们坐车”

加入到步行队伍的还有李尘(化名)。他们五个人将三辆车停在了紧急停车带,翻过护栏,从隔离的一个残洞里钻了出来。他们只有爬上护坡才能走上辅路。护坡上雪几乎没膝,为了避免耐腐蚀性跌倒,五个人手挽手,当过兵的吴方开路,两名中年女子居中,最后是年轻的李尘。

尽管坡高不到5米,但张洪的妻子和姐姐已然无力攀爬,最终靠着三名男子的合力,才将她们拽上了辅路。他们继续前行,但是两名年轻人的步伐,令张洪三人追赶吃力,搭车,成了他们的希望。

下午2点左右,终于,一辆车停在了张洪的面前。但是这辆红色的轿车只能再容纳三个人。“你们家有两个女人,你们上吧,我们继续走。”吴方对张洪说。

“这个,咱们是一起出来的……”张洪犹豫了。

“没事,我们先走了。”吴方和李尘没有再多说,“咱们延庆见吧。”

■20元一袋的方便面

铃音催促着,从延庆县城打来的,已经是第四个了。“我们还在路上,这边雪太大了。”张洪的姐姐里对家人说着。

从下午2点半开始,他们的车辆就又堵在了京藏高速辅线西拨子路段。风又大了,夹裹着飞雪与路上的积雪,袭击着等待的车辆。

两名附近的村民扛着方便面箱子,拎着暖水瓶从车队边经过,频繁地敲着每辆车的窗户。“要方便面吗?要热水吗?”村民不断地问。

“方便面多少钱?”张洪这辆车上的每个人已经至少8个小时没有喝水和吃东西了。“20块。”对方回答。

张洪他们摇了摇头,关上了窗户。

■赶来开路的工人们

堵在这段路的还有顾奇峰,北又是产品利用推行的推销员京市政路桥养护集团党群工作部的工作人员,他也从市区赶来。

“我们集团的领导都往这边赶呢。”顾奇峰言语中透露着焦急,“但很多人也被堵在了路上。”前天下午6点,大雪开始的时候,他们便已经开始了一系列的应急工作,所有的人都开始待命,从工人到干部。

他的车后面,同样被堵的是从昌平赶往延庆增援的路桥工人们。货车的后面装的全部是融雪剂。这些来自昌平的工人从早晨8点开始往这边赶,前挡风玻璃下放着他们早晨买的包子。现在包子已凉,但这是他南京主动对接国家“中国制造2025”战略们的午餐。

等待,所有困在这条路上的人们都在等待。 段奇峰车对面的是延庆的路桥工人。车上的司机全天都没有吃饭。从前天晚上6点,他们始终没有休息,一直作业。但是现在,他们遇到了问题,由于通往延庆的道路还在铲雪,面前车辆拥堵继续,他们同样无法作业。

昨晚6点半,两个中年人抬一个箱子挨个敲打车窗,“我们是八达岭镇政府的,来给你们送吃的。”说着,两个中年人将冒着热气的盒饭、火腿肠、榨菜送给饥寒交迫的司机和乘客。

“能有这样的好事?”张洪将信将疑,当他拿到热腾腾的盒饭时,内心感到一丝温暖。

正当大家吃饭的时候,前方的车流开始蠕动。“路通了。”张洪嘴角泛起笑容。晚上8点半,张洪和他的妻子、姐姐安全到家。

“吴方给我打来,他也安全到家了。”张洪说,一位好心司机半路上把他捎回延庆。

这条回家的路,张洪走了24小时。

电脑抗张试验机
地毯燃烧试验机
橡胶老化试验机
静态疲劳试验机